快捷搜索:

《活着,是忍受,无所谓幸福、苦难、平庸、富贵

“活着”是忍受,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,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,无聊与平庸。 生活就是人生的田地,每一个被播种的苦难都会长成为一个希望,他们就是我们的双手。不管身上承受着什么,不管脖上套着什么,不管肩上负载着什么。然而,活着,是进行时,是你我此刻正在经历的状态,无从逃避,直至那一天,你我在生与死的审判台前,而从那一天起,我们将活在永恒的国度里。

《沙溪的日子》

而活着和永恒,有人只看到了一部分,于是没有永恒的方向,迷茫地活着;没有永恒的价值,愚昧地活着;没有永恒的期待,艰辛地活着。也有人只看到所谓的另一部分,于是没有现实的根基,形而上地活着;没有脚下的道路,漂浮地活着;没有真理的指引,被动地活着。而我们亦要好好地活着,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。

《沙溪的日子》

那,活着是什么? 活着是为了什么? 为什么活着? 作为一个词语,“活着”在我们中国人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,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狂傲不羁的呐喊,也不是来自于凶残猛烈的进攻,而是忍受,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,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,无聊和平庸。忍受所能忍受的,忍受所不能忍受的,在绝望与痛苦的边缘继续活着,而且骄傲而坚强的活着。

《沙溪的日子》

幸福和苦难,无聊和平庸,绝望和希望,在我们的命运里比比皆是,更如朋友那般亲密无间。正如没有绝对的苦难,也没有永久的幸福,它们,只不过是形单影只的生活里的陪伴,只不过是我们和我们自己的命运之间的友情的象征。而这是最为感人的友情,因为我们互相感激,也互相仇恨;我们谁也无法抛弃对方,同时也没有理由抱怨对方。我们活着的时候一起走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,死去时又一起化作雨水和尘沙,最后,默默然消失在海角天边。也许,这就是活着。

《沙溪的日子》

活着,在爱与痛的交织里和冰与火的缠绵中,文化的沦丧和欲望无休止的膨胀已经让这个社会变的太烂,生命中有太多美好,它在我们活着的过程中轻轻的伴随在我们身旁,不是花开定会花落那样的伤感情怀,没有海誓就要山盟那样的激情澎湃,只是静静的陪着我们,如夏日里的一阵微风,雪夜里的一根火柴,短暂却又美好,抚慰的,温暖的只是一颗小小的心,是那个大雨滂沱的雨夜里那份相濡以沫的温馨。当绝望和痛苦如狂风骤雨消失在宽广的海岸线,温暖而和煦的阳光总会相聚在某个云淡风轻的下午,让我们都去到山涧,望着无垠的天边,恬静而从容的呐喊出心中的那一缕缕不凡和坚持。

《沙溪的日子》

活着,活得是一种状态 ,不管世界给予的是什么。在这种状态下,以什么态度来面对世界给予的是是非非。忍耐,是一种态度 ,面对世界, 面对是是非非,一以贯之的态度。在这种状态下,坚持着忍耐着,体验着感悟着活着是为了什么?就是为了活着而活着。是孩童的态度了。在我们绞尽脑汁去寻思到底什 么是活着、该怎么活着的时候,有人在我们背后偷偷的笑了。原来,他早已把答案告诉了我们——终点就是起点。我们在一开始就已经手握答案,只是这轻易而来的结论在没有经历现实的验证之前我们不愿意相信。于是,我们用一生的时间来验证它。验证结束,生命也就接近终点了。

《沙溪的日子》

生命不该是用目标来堆砌的,这样的活着,和被奴役着没有区别。那是生存在驱动着自己活下去,我们就像一头牛一样被牵着鼻子耕地。当日落西沉,我们抬起头,看着身后被我们耕过的大片土地,为一天的收获而欣慰时,我们忘了,如果没有鼻子上的绳索,我们是不是可以做更美好的事呢?也许,这样的我们,在被解下鼻绳的时候,就变得什么也做不了、什么也不会做。这样的生命,早已在你带上鼻绳的那一霎那凋零。我想我们的确没有必要去深究人为什么活着?只要认真的生活就够了,这应该也是大自然赋予我们的使命吧。

《沙溪的日子》

很羡慕那些能够去做自己爱做的事的人,人生只是一段人生。这辈子想起来也是很快就过来了,过得平平常常。活着是一个宽广又如此沉重的话题,这世上的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活着,甚至已去世的人都活在亲人的心里;活着又是如此沉重,它凝聚了太多的责任、使命以及无尽的回忆。

《沙溪的日子》

活着,给人以一种力量,一种使人坚强的面对挫折、变故,甚至死亡的力量;一种支持人无论遭受怎样的打击,都坚持生存下去的力量,一种隐藏在人们骨子里的一种力量,一种精神的力量。 活着,就应迎风飞扬,跌到爬起来,依然激情四射;活着,就应昂首向前,坚持自己,做最好的自己。而生活,应该这样!

《沙溪的日子》

Photos by Tonkeg'S 朋友圈|配图摄影:静平舍-沙溪|撰文:扁担舟|编辑:Ta的故事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