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繁星|到了中年,他仍然是一个出来打酱油的

酱园店,是一个人对味觉的最初记忆。酱油盛在一口缸里,可以弯弯晃动一个人的影子,那个影子是逆光,加之酱油是黑黝黝的,看到那个人的动作,看不到他的表情,提着个竹筒子舀酱油,用一只小漏斗注入瓶中。

酱园店院子里,摆一排陶缸,瓮口用荷叶包扎,荷叶的清香会蹿到酱油里吗,也不知酱油是怎样酿成的?

后来读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,记载豆油法,“用大豆三斗,水煮糜,以面二十四斤,拌罨成黄。每十斤,入盐八斤,井水四十斤,搅晒成油收取之。”

酱油作做菜的作料,宋代已经有人倒酱油炒韭菜,林洪的《山家清供》中有“韭叶嫩者,用姜丝、酱油、滴醋拌食”的记述,酱油已经悄悄潜伏到嫩韭之中。

打酱油是一种简单的劳动,余下来的零钱,不用上缴,算作小费,买一根冰棒捏在手里。打酱油,也是小孩子初出家门,最早参与的社会经济活动。

汪曾祺小说《茶干》,讲述了酱园店的故事。“很多人家要打一点酱油,打一点醋,往往派一个半大孩子去。妈妈盼望孩子快些长大,就说:‘你快长吧,长大了好给我打酱油去!’”酱油汤,世界上最简单的汤。用虾籽酱油,放猪油、白胡椒粉、蒜泥、味精,沸水冲就。

那天,有个做官的朋友对我说,他喜欢下班后一个人回家,吃一碗茶泡饭,旁边放着酱油汤、萝卜干。油腻的东西吃多了,脂肪肝,血压升高,有些应酬会让人厌烦。

都说打酱油的人,是路过,与世无争。童年时,他蹒跚着脚步走出家门,提瓶学习打酱油。到了中年,看过了许多人和事,他仍然是一个出来打酱油的。市井上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提个酱油瓶,站在旁边,在看热闹。

作者:王太生来源:扬子晚报编辑:华明玥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